脱硫废水零排放

最悲傷作文_事件庫_觀點中國
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08:4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飯做好,去叫媽媽,媽媽已經死了。”近日,一篇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四年級小學生寫的作文《淚》,讓無數網友為之揪心。12歲的彝族小女孩木苦依伍木(漢文名:柳彝),在作文中描述了她的母親離世前的場景。4年前,她的父親已去世。

  木苦依伍木生活的地方,位於四川省西南部川滇交界處,多山地,被公認為中國最貧困、落後的地區之一。如何讓窮困地區的孩子們無論物質還是精神上都有一個快樂的童年,“最悲傷作文”只是破了這個題。

  “爸爸四年前死了……媽媽病了,去鎮上,去西昌,錢沒了,病也沒好。短短300余字,字字帶血,句句含淚,悲傷滲透紙面,讓無數人動容,被稱為是“世界上最悲傷的作文”。1000次感動都比不上一次制度化救濟,相對於自髮式感動,制度化救濟更有管根本和管長遠作用。

  短短300余字,字字帶血,句句含淚,悲傷滲透紙面,讓無數人動容,被媒體稱為“世界上最悲傷的作文”。孩子們有免於悲傷的自由,我們也希望這篇“最悲傷作文”,能夠成為精準扶貧的推力,能夠改變這位小女孩以及更多孩子的命運。

  一個多月前,新華社記者深入大涼山,近距離接觸了許多貧苦的孩子。從“四年前爸爸死了”到“媽媽已經死了”—— 沒有呼天搶地的痛哭,沒有羽化成仙的幻象,唯有一種冷冽的絕望,眉目清澈地從文字間望著這個世界。

  “最悲傷作文”呈現的,是大涼山地區普遍貧窮最冰冷的剖面。在精準扶貧被提上日程的當下,它揭示的大水漫灌式扶貧對個體救濟的乏力,值得警醒。我們經常講,法治要讓每一個個案感受到公平正義的陽光,同樣,扶貧的最終目標也應該是,驅散每一個孩子心頭的悲傷。